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深情藏不住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早就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早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书房,程回站在程究身后,站直了腰板,等程父打完了那通电话。
  
      程父打完电话转过身来,看着他们俩,说:“程究你先出去,这没你事了。“
  
      程究也没说什么,大概猜到程父有些话要和程回单独聊聊。
  
      等程究一出去,程父语重心长,说:“你妈状况不是很好,你回来了,别去惹她,她说什么,你就当做耳边风,听过就算,别放心里。“
  
      程回态度不算好,冷冷的,也不算没礼貌,说:“还有吗?“
  
      这几年,程回也少给程父打电话,基本不怎么交流,程父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也不知道她在伦墩的生活,都是程究在当中间人。做他们之间的传话筒,程父以为她是记恨自己当年没帮她说句话,导致程夫人把她送出国,如果仅仅是这事,那还好说。
  
      但可惜,不止。
  
      程回也是死性子,不会跟程父坦白,即便因为唐怀怀,她心里存了很深的芥蒂,这芥蒂一时半会去不了。
  
      程父听她口气不太好,说:“怎么了,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有股怨气?“
  
      程回咧嘴就笑了:“我怎么会有怨气,您想多了。“
  
      “口是心非,刚才吃饭那会,你除了和程究还有辛甘说话,你有搭理过我和你妈妈吗,回回,你是不是还在记仇,你跟爸爸说。“
  
      程回说:“没有,我没有这个意思,您别多心。而且您刚才不是说都过去了吗,那就当做都过去了,息事宁人,大家都别提了。“
  
      她也不想再深究唐怀怀和程父到底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  
      程父一直瞒着,那肯定是有问题。
  
      唐怀怀几年前到伦墩找她说的那番话,她不信,她只信自己看到的事实。
  
      程父也想家庭能和睦,别再整什么事了,态度软了下来,说:“回回,如果过去爸爸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,你敞开心扉跟爸说。“
  
      程回:“没什么事,不用担心我,我这不是都过来了吗,也毕业回来了。“
  
      “刚才你哥说,你最近住他那。你哥现在孩子都有了,你一直住他那不是事,还是搬出来吧,我给你找房子。“
  
      “不用,哥已经给我找了房子了。“
  
      程父:“这样,那也挺好。“
  
      父女俩也没聊什么话题,程父想再问下去,怕程回不耐烦了,就没再问,程回在伦墩念书这几年,他才意识到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了,这身体怎么都是没有以前硬朗,避免不了的老去,他现在唯一操心的是程回,做父母的心情都是希望自家孩子好,稳稳当当的过完下半辈子。
  
      眼前摆在面前最大的事就是程回的终身大事了。
  
      程父琢磨了会,说:“你之后稳定在墉城发展的话,爸爸给你介绍朋友家的儿子认识认识,他和你一个专业,大你几岁,已经出来工作了,有丰富经验可以带带你。“
  
      女孩子毕竟和男孩子不同,换做程究,程父可不会这样说。
  
      程回:“不用。我又不是找不到工作。“
  
      “就是给你介绍个朋友认识认识,没有其他意思,多个认识的朋友不是坏事。“
  
      程回瞥到程父花白的两鬓,忽然沉默,不是不理解他的好意,心一软,就答应了。
  
      程父说那过几天安排见个面,坐下来聊聊,认识认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程究刚下楼走到客厅,小满乐窝在辛甘怀里嚎啕大哭,一个劲喊要回家,不想在这里待了。
  
      辛甘忙着哄她,哄了会也止不了小满乐的哭声。
  
      程夫人站起来走过来说:“乐乐你到奶奶这来,奶奶又不没骂你,你哭什么,奶奶抱好不好?“毕竟是自己孙女,程夫人虽然不是特别喜欢,但不至于非常不待见。何况程究也在。
  
      小满乐肯定不要程夫人抱了,死死抱着辛甘的脖子,埋在她肩上哭。
  
      程究听到孩子哭声,皱眉,问:“怎么了?“
  
      辛甘还没说话,程夫人说了:“谁知道她怎么了,忽然就哭了,我一没凶她二没骂她,这脾气跟谁学的,这么娇。“
  
      小满乐哭的不行,眼睛红通通的,看到程究也不喊,只要辛甘抱。
  
      程究听到程夫人的话,皱了下眉,抱了抱辛甘母女俩,说:“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哭的这么厉害?“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,可能是吓到了,我先带乐乐出去吧,让她冷静冷静。“
  
      “行,车钥匙给你,车里有她的零食。“
  
      辛甘便抱着孩子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程究坐在了沙发上,拿出一支烟抽,说:“妈,刚才怎么了?“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,辛甘不是都说了吗?“
  
      程夫人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母亲,程究想苛责也没办法,他是护着辛甘母女俩的,是站在她们这边的,辛甘也不是会来事的人,这一点他很清楚,辛甘嫁给他这么久。没有说过程夫人一句不好的,即便被程夫人为难了,也没跟他抱怨过,自己忍了。
  
      没嫁给他之前的辛甘,是断不会因为他忍受这些委屈。
  
      程夫人这几年性情大变,程究想,大概是之前因为程回和贺川的事导致的,程回出国后也没有好转,还是老样子,而且有原来越严重的趋势。
  
      程究抽了半支烟,说:“妈,过几天我介绍个心理医生给你看看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“
  
      程夫人一听,站了起来:“我没有病,不去看。“
  
      就在这会,程回和程父先后下楼了,程回看程究坐在沙发上抽烟,环顾了一圈,没看到辛甘和孩子,问着程究说:“哥,辛辛姐和满乐呢?“
  
      程究:“在外面散步。“
  
      “我去找他们。“
  
      程夫人猛地站起来,上楼去了,火气很大。
  
      程回感觉到了,不过,她并不关心。
  
      程究抽完烟也要走了,说:“走吧,回去了。“
  
      程父送他们到路口。
  
      回去路上,小满乐哭累了,趴在辛甘身上睡着了,脸上还有泪珠,辛甘拿了纸巾帮她擦干净。
  
      程回这才小声问辛甘,刚才怎么了。
  
      辛甘说:“妈刚才说话声音大了点,乐乐吓到了。“
  
      程回:“她这几年就是这样,不用管她,以后别带乐乐回去了,反正她也不亲乐乐。“
  
      她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?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都那么别扭,无所适从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晚上回去,辛甘哄睡了小满乐,跟程究促膝长谈,说:“妈这样下去,不是办法,乐乐是她孙女,不可能不认她,不回去解决不了问题。“
  
      “我找了心理医生,过几天给她开导开导。“程究找医生也是为了程夫人好,之前找过,不过都被程夫人拒绝了,这次无论如何,都要让程夫人看医生了。
  
      辛甘有些疲惫,抱住他的腰,说:“辛苦了,程究。“
  
  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是你辛苦了,我经常出差,家里的事都是你在顾,方方面面,要说辛苦,也是你辛苦。而且还要受委屈。“
  
      “委屈也还好,就是乐乐,她好像特别不喜欢妈,我跟她说过很多次,可她还是这样。“
  
      “小孩子嘛,别和她计较。“程究反思了会,说,“也有我的原因,我经常不在家,她对我都不那么亲,更别说我妈了。“
  
      辛甘说:“不是,晚上她哭的时候喊着要你来着。“
  
      “你确定她不是喊错人了?不是说我要妈妈?“
  
      程究看她绞尽脑汁在想的样子笑了笑。说:“好了,别想了,睡觉吧。“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程回在程究家住了两天就搬去新公寓了,房子是程究找的那间,程回理直气壮住进去,没给钱程究,就说找到工作后再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